玉箫牙板听红豆
主撸女乒,偶尔原创^_^

涉江

一个小短篇,人设架空有,ooc有,时间点大概在2014年开会前后。

小黄车,师姐攻,谨慎取食。

感谢琛童鞋的共同讨论与合作! @刺猬琛 


涉江

首长x团长


涉江采芙蓉,兰泽多芳草。——《古诗十九首》


涉江而过,就到了松江。

彭瀛生梳洗穿戴完毕,走进大会堂的豪华书房,在摆好的茶点前坐下时,席维岳正悠闲自在地在壁炉旁边坐着。

接过侍从递来的橘子,橘皮剥开,撕下一瓣放在嘴边,轻轻吮吸橘汁后,便将一层透明的片扔掉。并不是故作优雅,只是自然而然。

而她始终没法接受丈夫从小在特殊圈子里养成的这一习惯。

在长期公干之后,而且是在充盈着一切洁...

柴犬:

asagiriushio:

以上内容纯属事实,如有雷同,绝非巧合

【楠宁】街角咖啡·终章

最近被皇粮塞到撑,,,,

再次想说一句——

卧槽还写什么同人啊!

官逼同死的最高境界啊!!

一支烂笔头写不出来现实中糖的万分之一啊!!!

借用三夕大大的一句,大旗摇起来,咱们cp还能再战五百年!

前面的010203,请戳这里^_^

04.

觉得有人拿了条被单给我盖在身上的时候,外面正落着大雨,夹着吓人的雷声。电光从房顶上掠过,接着便是轰地一个炸雷。我在暗中抖着,睁眼看时,王楠正俯身望着我。她默然无语地把我像孩子似地抱起来,搂在怀里,我问她是什么时候了?她说:

“午夜新闻刚刚结束。”

“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?”

“我加班了。”

“怎么?”

“有人请事假,我替他做了夜......

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文被续了不少?!

难道是最近开会查得紧么2333

恐怕诸君会等得稍微久一些了,阿木一定会抽空尽快修改补齐。

感谢一直陪在身边的各位,请接受阿木的怒赞^_^

哈哈哈哈

asagiriushio:

四舍五入就是…

【楠宁】学校里有一对虐狗的教授是怎样的一种体验?

元旦贺文!

感谢三夕王院长和张助理的梗,以及【丁先生不养花】的同题知乎体《学校里有一对虐狗的教授是一种怎样的体验》(题目相同,内容绝对不是)^_^

阿木在中大读书,人设就借用一下母校啦(^ ^)

谢邀。

上回无意中点进这道题,当时刚听完导师讲述学院前任王院长和张助理的故事,就随意答了两句,没想到这么多赞,说实话我有点受,宠,若,惊。

原文已经说过本答案并非亲眼所见,答主仅对导师的爆料加以整理搜集,此刻重新整理一遍,贴一份完整的答案。

再次感谢我的导师,八卦教研室主任 @郭跃 女士,祝老师青春永驻,永远十八!

分界线以下是原文。

 

=......

番外·笑忘歌 06

发现还是管不住自己的手,,,

好吧那就不管了!^_^

前方敏感内容预警,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记!

【前情提要】彭瀛生开了樟木小箱子,给席维岳看自己收的歌谱和琴谱。席维岳看不懂,却翻到了那份手抄,还有扉页上的题词。对于这一真相,他不怪罪彭瀛生,却记住了宋左耘。后来逮住个机会,那果报便是加了倍的。

06.

阎淮文见到彭瀛生走入会议室时那强自克制的激动不已的模样,就知道摊牌的时候到了。

开通气会之前,他没想到会大动干戈;正式开会之前,所有人也都没想到会大动干戈。助理转告音协例会的地点临时变更,由北沙滩一号院改至海政文工团第二会议厅时,阎淮文也没当回事,日程上只预留了一个小时。宋羽飞照旧到的......

番外·笑忘歌 05

晚上有点时间,发现05就差个结尾了,摸个鱼 ^_^

本节纯属虚构,切记!


05.

俗话说,看热闹心急。宋羽飞就有心做个和事佬。薛文说解铃还须系铃人,这个和事佬做也白做。宋羽飞年少好事,哪里理会得?竟自作主张,请宋左耘到家吃便饭,那边薛文去将彭瀛生拖了来,另有人来的消息,只瞒得铁桶相似。及见彭瀛生,宋左耘心口一痛,雅不愿在旁人之前泄露自己心情,趁人不注意,当即转身出门。大院青砖铺地,抱厦回廊,等众人发现少了个人时,宋左耘早不见踪影,只得作罢。

宋羽飞的书房里,一箱书画卷轴,一箱纸和墨锭,各色笔筒,笔海内插得如树林一般。不愧是世家,有文章的底子。新烫的竹叶青少人去动,渐渐冷了......

29号论文开题,暂停所有更文,30日准时恢复更新。

谢谢诸君支持,阿木鞠躬~

元旦见哦!

最近在莫扎特钢琴协奏曲的坑里掉得不要不要的,据说有利于集中精力??(虽然并没有^_^

番外·笑忘歌 04

本节可能有敏感内容,谨慎阅读,仅供娱乐,切勿上升真人!

准备好了就开始吧 ^_^

04.

那点留下话柄的事是这样的。

宋左耘出生在边城苗寨里快到山顶的一处吊脚楼。楼的年头不小了,本是建国前一个茶老板进山收茶的临时住所,全竹木结构,相当讲究。沿坡而筑,高达四层:第一层养猪圈牛。第二层放米谷杂物农具。第三层为火塘,是全家饮食起居、接待客人、对歌讲古的场所。第四层方为通铺睡房。火塘一层有长廊突出,底下没有廊柱,因而称为“吊脚楼”。一提到吊脚楼,宋左耘就想到小时候看新嫁娘,全寨子的姐妹、姑嫂、婶娘们都坐来火堂里帮唱:

青布罗裙红布头,

我娘养女斛猪头。

猪头来到娘丢女,

花轿......

1 / 9

© 木江漓 | Powered by LOFTER